媒体理工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理工 >> 正文

我在执勤期间受伤了吗?

发布时间:2018-08-13 17:18:10来源: 作者:点击率:[150231]次

核心提示

在转变期间,小芳(pseudonym)在公司遭受外部性侵犯(attempt),他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公司向湖南省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以下简称“市社会保障局”)。

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这不是工伤。

近日,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市人民政府和社会保障局的决定被撤销,要求重新确定工伤确定。

遭遇

性侵犯不被视为工伤

小芳是公司员工,2017年3月29日晚,她是在公司值班的电机室值班。

去洗手间的时候,配电室的人行道遇到了男子阿强(a化名的暴力性侵犯,另一个案例)。

小芳试图抗拒并大声呼救。

该男子放弃了罪行并逃离了现场。

在这次遭遇之后,小芳是疯子和尿失禁。

她去了多家医院接受治疗,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被诊断为与压力有关的疾病。

2017年5月10日,公司向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了小芳伤害工伤鉴定申请。

同年6月1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决定不承认工伤。

小芳拒绝接受人体和社会保障局的决定,并于同年11月6日向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依法组建了一个合议庭,该案件于2017年12月13日和2018年4月12日公开审理。

争议

性侵犯是否由于履行职责

原告的律师说,在公司执勤期间,员工小芳被暴力入侵,虽然性侵犯已经做出了尝试,但身心却受到了极大的破坏。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应将其视为工伤。

律师认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确定工伤的决定尚不明确,法律也是错误的。

被告市政府和社会保障局认为,原告小芳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遭到他人的性侵犯,不是因为履行职责造成的暴力,应该是工作以外的事故,不属于暴力范围。

原告小芳的精神是否异常与其他人的性侵犯有因果关系,没有相关证据证明这一点。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决定不查明工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应当依法保管。

小芳在工作中受到性侵犯的事实并没有受到各方的质疑。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小芳的性侵犯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3款规定的“履行职责”。

法院

撤销不承认工伤的决定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被告阿强和小方在工作中没有交叉点。

侵权和犯罪对象的选择是随机的,并且由于工作冲突没有预谋犯罪。

因此,阿强对小芳的性侵犯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履行职责”无关。

这是一个并行发生的事件,没有因果关系,也不属于履行工作的责任。

审判后,法院认为,工人在日常工作中上厕所是必要和合理的生理需要,这与工人的正常工作是分不开的。

在这种情况下,小芳在值班时在走道上走向浴室遭受暴力性侵犯。

受害者的所在地属于履行其职责的合理活动范围。

由于他的职责,它可以被视为履行职责和合理执行的延伸。

导致受伤的行为应属于“因履行职责而导致的暴力等意外伤害”。

换句话说,如果小芳没有值班,他就不会受到性侵犯的伤害。

法院认定,在芙蓉司法鉴定中心审判后,被评估者的病情与当晚发生的性侵犯企图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总之,可以得出结论,小芳的性侵犯与她履行职责有因果关系。

因此,无法确定上述人力资源和社会福利局的论点。

他们不承认工伤的决定并适用法律法规。

法院裁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制定的未确定的工伤决定被撤销。

在判决生效后60天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一家公司关于小芳受伤的工伤鉴定做出了决定。

(根据Red Network_hkh _

新闻推荐

宁波一名警察违反规定,帮助检查地址并导致情绪谋杀案被判缓刑

法制晚报·查看新闻5月7日消息,未经授权使用公安信息系统帮助人们查询地址等情况,致使赵女士成为前男友,有人走到门口,在临时住所将其杀死。

几天前,警方詹被宁波市镇海区法院判处1年3年徒刑,侵犯公民个人信息......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